中国轮滑协会 -> 极限轮滑 -> 信息
Vincent访谈·印象——严谨官员 疯狂玩家
2005-04-08 11:35:04 中国轮滑协会网 lily

    刚刚过去的这次培训,行程很紧,Vincent像上了发条的闹钟,来去匆匆,白天张罗上课,晚上抓紧时间“联欢”,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对他做一个正式的采访。本打算结业仪式结束后和他好好侃侃,没想到100多号人的试卷让Vincent和Max从中午一直忙到晚上。工作状态中的Vincent不容任何人打扰的,所以只好由两位翻译帮忙,让Vincent在所有工作完成之后做了一次“简答考试”:

    1、你觉得这次培训学员的表现如何?

    作为讲师,我对学员取得这么好的成绩感到惊讶,对这些从未参加过裁判工作的人来说,这些关于自由式轮滑的知识很有限。参加人数很多,但互动很少,我不完全知道他们的掌握情况。他们的考试所答的答案很有趣。

    2、这次中国行对上海轮滑者的印象如何?

    他们原来是自己玩,现在他们有了见识,看到了世界比赛,就能更好地开展自由式轮滑了。

    3、对中国的平花爱好者提高技术有何建议?

    他们的水平已经很不错了,我建议他们去国外看看,长长见识;另外可以组建俱乐部,由官方提供较专业的场地,并组织比赛。

    4、在你看来,国内平话爱好者的主要优点和缺点在哪里?

    优点:平衡感,柔韧性;缺点:缺乏经验,练轮滑的时间少。而且在轮滑活动时秩序混乱,互相缺少尊重,并没有真正的把它当成运动,只有很少的人在真正的训练,这会影响整体技术的提高。

    5、你是怎么当选IFSA(International Freestyle Skaters Association,国际自由式轮滑者协会)主席的?目前IFSA与其他国际组织关系如何?

    因为是IFSA由我们自己发起创办的,所以没有涉及到选拔,不过在几年内应该会进行改选。IFSA与IISF(International Inline Stunt Federation)、FIRS(国际轮滑联合会)、IOC(国际奥委会)均接触过,并提交过资料,希望让自由式轮滑成为一个体育项目。当然现在已经得到了FIRS的承认,进一步工作正在进行中。

    6、目前IFSA工作情况如何呢?在寻找比赛赞助商、承办者的过程中有什么样的实际困难?

    IFSA不于赞助商直接接触,没有与私人合作伙伴。与赞助商的联系是承办者的责任。在寻找承办者的时候有一定的难处:1)并不是每个国家都有正式组织,2)如果无正式组织,则只能找各地协会组织。寻找承办者的难易程度还与当地运动的发展情况有关,各不相同。虽然承办比赛花费实际不多,大约几千欧元,但对某些国家还是个问题。

    7、中国的平花水平与国际上的差距有多大?

    中国选手在动作技巧方面来说经验比较少,虽然懂得一些技巧,但还有很多没有掌握。而且中国玩家成为正式国际比赛参赛者可能还需要一定的时间。

    8、一些学员反映,规则中有些地方存在争议性,你怎么看?今后规则会作修改吗?

    要成为国际裁判,须先完全理解规则,而不是先去改规则;这些规则会保持不变,因为如果修改,很多人会不理解新的规则。现行规则至少在二、三年内是不会改变的。

    9、对本次培训班的组织有什么意见和建议?

    非常好,场地、器材等方面给我们提供了非常好的条件。最好限制一下规模,让真正要学的人来参加培训,而不是光想玩玩的人。

    10、对中国轮滑协会引导平花的发展有什么建议?

    如果情况允许的话,可以考虑办全国锦标赛、省级比赛。有了比赛就可以办中国杯,办国内分站赛,并进行排名,就很好了。这样可以让选手得到更多的比赛机会。

    11、对中国平花项目的发展有什么建议?

    有机会多参加国际比赛。多与国外的人交流,保持轮滑与体育的良好关系。

    印象

认真批改试卷(左图);不忘搞怪本性(右图)

    作为IFSA主席,Vincent是认真严谨的,就像上边对问题给出的答案一样。从客观的角度了解中国自由式轮滑运动的现状,对中国轮滑协会的工作和自由式轮滑的发展给出中肯的意见和建议。话语不多,字字珍贵,诚恳真诚。上理论课课时他耐心地解答学员的问题,实践时他认真示范、详细讲解并尽力带动每一个人参加练习,考试时他严格要求、绝不偏袒。为了保证试卷批改的进程,Vincent和Max把自己关在会议室从中午忙到晚上8点,午饭也就吃了顿麦当劳。严谨的态度让上海轮滑协会的老师都啧啧称赞。undefined

    作为一个平花爱好者,Vincent是可爱而疯狂的。据说Vincent对中国轮滑协会、上海轮滑协会的领导提出过这样一个请求:在课堂上我是IFSA官员,下了课我希望我就是一个单纯的平花玩家,ok?因此,初到上海,Vincent和max连续几天和当地的轮滑爱好者“狂欢”至深夜。最后,为了不影响上课,领导们不得不给他俩设立了夜间“门限时间”。于是培训的这几天,Vincent和Max白天上课,晚上和学员们“交流技术”,过得异常充实。对此,Vincent是这么说的:每天白天都在屋子里上课,如果晚上不活动活动,真的会疯掉的。

    想象中,拥有IFSA主席、N多国际大赛的冠军头衔的人应该是锋芒毕露的,但是具有1/4亚洲血统的Vincent感觉一点都不张扬,说话声音不大,没有夸张的动作,说话时总是真诚的看着对方的眼睛,潜藏淡淡的微笑,不知怎么总让我想到“慈眉善目”这个词。也正是如此,让他具有一种很特别的亲和力,上课前、课间、课后,总被成群的人围着。不过在表演和动作示范的时候,Vincent的表现……不用多说了,棒!

有人说他俩发呆的样子很可爱,我同意这说法。

    临走时和Vincent交换了名片。他先是给我一张印有IFSA标志的名片,一本正经的样子。在我收下之后,又递来一张。我好奇地拿着第二张看了又看,上面没有任何IFSA字样,而是印有他比赛时的照片。这时候Vincent说:“下一次我来中国,就不再是官员了。下次我将会以运动员的身份来中国参加比赛哦。”

    非常期待运动员身份的Vincent再次光临中国。不过说实话,从头到尾,我还真没把他当官员呢,呵呵。

    (对Vincent的采访是在辛毅、方草的大力协助下实施的,在此表示感谢。)


责任编辑:lily
 
首页 | 新闻中心 | 赛事一览 | 专家观点 | 全民健身 | 奥林匹克 | 体育文化 | 体育产业 | 明星荟萃 | 图片库